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
当前位置 : 首页 > 媒体报道

健康报:《援疆女医生的婚礼》

  • 文章时间:2018/12/21 13:17:31 | 来源:




本报讯(记者夏莉涓 通讯员王黎虹)从广州到喀什,直径距离3636.9公里。在过去7个月的时间里,李欧每个月都会专门腾出两天时间往返一次,去探望自己在新疆的爱情。

3636.9*14=50916.6公里。

7个月,14天,跨越5万多公里,克服了时间与空间的考验,李欧终于抱得美人归,将广东援疆医生杨程甲从姑娘变成了自己的媳妇儿。

感动于李欧和杨程甲的“喀什爱情故事”,广东援疆前方指挥部和杨程甲所在的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在国庆十一大假期间,为他们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既有古典浪漫的西式婚纱,又有新疆民族风情的载歌载舞。

新娘子杨程甲泪洒婚礼现场,“婚礼全权由我的朋友、同事和领导操办,我这‘甩手掌柜’般的新娘也是没谁了。”

 

见证爱情的援疆之旅

 

“起初,我只是计划拍一组以新疆的胡杨、大漠、雪山为背景的婚纱照,然后去旅行结婚的。但令我意外的是,我的婚讯不知怎么就让广东援疆前方指挥部和医院的领导及同事们得知。大家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就为了我们筹办了一场终身难忘的、极具新疆特色的婚礼。”广东援疆女医生——现任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综合精神二科副主任的杨程甲,在谈到自己刚举办不久的婚礼时,脸上一直带着笑意,“自己的婚礼筹备什么的,我和家人都没有亲力亲为,只是被告知,婚礼当天来参加就行了。我想,没有人比我更有这样的福气了吧。”

  当得知自己援疆消息时,杨程甲与自己的男朋友相识仅仅两个月,“起初,我也有顾虑,他会支持我援疆吗?但当我把这一消息告诉他后,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不但他支持,就连他的父母也很支持我的决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在广州工作的男友李欧,每个月里,都会牺牲短短两天的周末休息时间,从广州飞来喀什陪伴女友。有时赶不到广州直飞喀什的航班,他还要在乌鲁木齐逗留五六个小时。谈到自己的千里迢迢的爱情之路,杨程甲的笑容里多了几分甜蜜。

  时间、空间非但没能阻挡两颗相爱的心,“援疆的经历反倒替我考验了自己的爱情。”说起这些时,杨程甲的脸上会流露出少女的羞涩。

 

心愿:“将自己所学送到更需要的地方”

 

今天3月,原为广东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中心主治医师的杨程甲,终于实现了自己两年多来的愿望——援疆。

出生于军人家庭的她,也许自小就受到从医父母的影响,高考时直接选择了医学专业。父母的忠告她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他们告诉她,既然选择了从医,就选择了一条无止境的学习、深造的道路。因为医生的职业不同于其它职业,它的知识更新速度很快,对自己稍有松懈,或许就意味着技术上的退步。“我的高中同学大都选择了非医学专业,他们的大学生活都很轻松。但我也没有后悔过,因为我喜欢医学专业。所以一直以来,我就有个愿望——把自己的所学专业送到更需要的地方。曾经想报名参加国家援非、国际救援等医疗服务,而那里更需要一些基础性的专业,我的心理专业需要显然用的不多,所以援疆就成了一直以来的想法。”

因为感觉到广东等内地省份已经具备了很优质的医疗资源,当地百姓也已享受到很好地医疗服务。而作为新疆边远省份,在这方面还需要提升。她在争取了两年后,终于在今年3月份,获得了援疆的资格。

 

医院同事变身“娘家人” 从科主任家迎亲

 

  作为广东省援疆成员,当她准备结婚的消息让她医院和广东援疆前方指挥部的领导得知后,一场别出心裁的婚礼,就在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心中酝酿开了。

  平日里与她就以姐妹相称的科室的主任阿生姑·司地克,主动提出要在婚礼当天,担任她的“娘家人”。将自己的家布置一新,打扮成“妹妹”杨程甲的闺房,“她是我们科的一员,也像我自己的亲人一样,我理所当然就是她的‘娘家人’了。”阿生姑主任豪爽地担起了“嫁”的义务。婚礼当天,当阿生姑接过妹妹杨程甲捧上的出门茶时,不舍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有了“娘家人”,也安排好了接、娶亲的队伍,而结亲的车队一时成了大家考虑的重点。“动用医院同事的车。”大家虽然有了这样的主意,但考虑到是节假日,用车是否会打乱别人的休假计划,此时大家心里都没有底。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联系到几个同事。当得知这一消息后,几乎没有任何推诿,大家都爽快地答应下来,就连已退休的原医院职工都自愿加入其中。

 

返粤出差引患者误解 在医院大哭挽留

 

  虽然来喀地医院的时间不久,可杨程甲的耐心、细心、体贴却已经“住”进了患者心里。今年9月的一天,杨程甲因公出差回了广州,恰巧有位女性患者来找她复诊。当听到别人告诉她“杨主任回广州了”这句话时,当即就在走廊里号啕大哭,原来她误以为杨程甲已结束援疆调回广州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杨程甲匆匆结束了自己的行程,赶回了医院。

而当地的患者,也都愿意找杨程甲看病。只要有她坐诊,诊室里总是挤得满满当当。据同事介绍,有次有媒体采访她时,碰巧那天又赶上她坐诊。采访期间她不停地看表,采访一结束,就急匆匆赶回诊室,因为那里有她心心念念的患者。

提到杨程甲,同一科室阿吉木•木塔力甫说,在工作中,只要有不懂的,或者自己处理不了的疑难问题,她会无条件地帮助,会指导自己;在生活中,她就像我们的大姐姐,给科室的同事们力所能及的照顾。同事们如果有心理问题都愿意找她咨询。

在采访中,杨程甲多次提到,自己是因为这次婚礼而被外界关注,“我只是援疆中的一员,其实我们每一位援疆队友都是抛家弃舍,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愿意用自己的技能为当地的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儿,他们的背后都有着家人的无私支持,而且每一位家人的付出都很多。”

当问及一年的援疆期满后,作何打算时,杨程甲说:“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里,喜欢这片热情的土地和这里热情的人。但自己的博士学业需要明年回去完成,这样也好回去再充充电,如果喀什需要,我还会再来。”